欧宝体育

在“云端天路”開火車
——記青藏集團公司格爾木機務段指導司機許寶平

發布(bu)時間: 2021-08-06 【字體:

許寶平在出乘庫內對機車進行全面檢查。吳道潔 攝
  在“云端天路”開火車是什么樣的體驗?中國鐵路青藏集團有限公司格爾木機務段指導司機許寶平最清楚。
  青藏鐵路格拉段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高寒缺氧,天氣變幻無常。夏季,強烈的陽光隔著玻璃照進來,駕駛室內溫度在40攝氏度以上;冬季,大雪襲來,車輪卷起飛雪,前方能見度差……
  “苦是真苦,但不能因為這里艱苦,就誰也不來干工作。能在青藏鐵路上開火車我很自豪,我的堅守很有意義。”許寶平這樣說。
  退伍不褪色,小小閘把重千斤
  1994年,19歲的許寶平入伍參軍。3年的部隊生活,他摸爬滾打、嚴格訓練,錘煉出過硬的軍人作風,還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自小在鐵路邊長大,許寶平向往成為一名火車司機,駕駛鐵龍風馳電掣。1997年底退伍后,他在西寧鐵路司機學校學習,2001年1月來到格爾木機務段,開始了“尋夢之旅”。
  學習司機、副司機、司機,一路走來,他始終保持優良作風,每一步都穩扎穩打、走得堅實。他身上隨時裝著專業書,一有時間就翻開看,筆記做了厚厚幾大本;遇到不明白的問題,他追著師傅請教,直到弄懂弄清;別人下班回家了,他還在一遍遍練習機車檢查項目,“復盤”每一個環節,直到全部了然于胸。
  “我不是一個聰明人,但我明白熟能生巧的道理。反復練習、反復琢磨、積累經驗,這就是我的‘笨辦法’。”出乘之余,只要聽說哪臺機車發生了故障,他就第一時間找到值乘的機車乘務員,刨根問底了解故障情況,并進行“病理解剖”,摸清故障發生的緣由和處理的方法步驟,將其記在自己的筆記本上。靠著這樣的“笨辦法”,許寶平了解掌握了機車上近萬個零部件、線路的用途結構和故障修理方法。他抓住列車運行過程中的關鍵控制點,解決了列車運行中出現的操縱和故障處理技術問題,啃下了許多“硬骨頭”。
  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全線開通運營,許寶平擔當格拉段客運列車牽引任務。之前他曾駕駛東風4B型機車多次往返于格爾木至西寧段,已經積累了豐富的駕駛經驗。但是首次操縱內燃NJ2型機車,身為黨員的他深知任務艱巨、責任重大。為確保行車安全,他認真學習機車構造、操縱標準、非正常情況處理辦法,把機車性能摸了個透,為安全平穩操縱機車打下了良好基礎。
  牽引客運列車,除了確保行車安全,旅客乘車舒適度也很重要。青藏鐵路格拉段長大坡道多、線路情況復雜,加之海拔高、氣候多變,這些都給機車駕駛任務增加了難度。不同的坡度、不同的氣壓、不同的風力,機車駕駛員要隨時調整操縱方式。尤其是防止列車沖動、對標停車,更是需要駕駛員一次次試驗、摸索,找出最合適的操縱方式。
  就是這樣的刻苦學習、不斷探索,許寶平的業務水平飛速提升,很快就獨當一面,成為同行中的佼佼者。2012年、2014年,許寶平分別榮獲全路技術能手、全國技術能手稱號。
  “閘把雖小,責任重千斤!”每次出乘,許寶平都以極端負責的態度,力求讓每一個細節無懈可擊。掛頭、啟動、控速、停車,手比眼看、呼喚應答、途中瞭望,每個環節許寶平都一絲不茍。同事們佩服地說,看許寶平操縱機車,就是在看“標準化作業指導書”。
  吃苦不言苦,吸著氧氣跑天路
  “氧氣就像汽車司機的安全帶。”許寶平這樣打比方。在海拔超過4000米的青藏高原,缺氧會導致精神不集中、反應慢,對行車安全造成威脅,因此,每次出乘,許寶平都是一邊吸氧一邊開火車,全神貫注,不間斷瞭望,隨時處理突發情況。
  青藏鐵路格拉段全長1142公里,客車需運行14個小時左右,兩個司機輪班駕駛,每人值乘三四個小時。青藏高原本就氣候干燥,司機長時間戴著氧氣管,鼻孔更加干燥疼痛,甚至干裂出血。值乘的這三四個小時之內不能離開操作臺,沒法上廁所,許寶平就只能強忍著干渴,盡量不喝水,每次換班時才敢放心地喝杯水。盡管紅景天、諾迪康等藥物是每次出乘的隨身配置,但嚴重的高原反應依然折磨著他。
  雪山、草甸、荒漠,一天四季、變幻無常,每次值乘,許寶平都帶著棉大衣,以防氣溫驟降。大風、雨雪、冰雹,隨時毫無征兆地襲來,他已見慣不驚,沉穩應對。夏季強烈的紫外線隔著玻璃照進來,駕駛室內溫度能達到40攝氏度以上,體感溫度更高,讓人汗流浹背;冬季大雪紛飛,能見度差,車輪卷起飛雪,易造成車輪空轉、車位誤差,許寶平更是一秒鐘也不敢懈怠,每次到達目的地,都像經過一次長途跋涉,格外疲憊。
  無論在什么樣的情況下,許寶平都高標準嚴要求地執行作業標準,以確保天路運輸安全為己任,從未有一絲一毫的放松。
  2016年冬天的一個雪夜,許寶平值乘的貨運列車運行到海拔4778米、距拉薩站798公里的江克棟站時,列尾裝置發生故障。當時,室外溫度為零下20多攝氏度。在漆黑的雪夜里,許寶平穿著厚厚的棉大衣,再裹上毛毯,打著手電,蹚著沒膝深的積雪,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向車輛尾部,每走兩三步就得停下大喘氣。等終于處理好列尾故障回到駕駛室,許寶平嘴唇發紫,渾身發抖,幾近窒息。
  追求無止境,言傳身教帶隊伍
  2013年7月,因為扎實的理論功底、過硬的操縱技術、果斷的應急處置,許寶平被任命為格爾木機務段運用車間指導司機。2018年、2019年,“許寶平勞模創新工作室”和“技能大師工作室”先后成立,許寶平肩上的責任更重了。
  “確保雪域天路的安全暢通,需要我們大車團隊的團結協作。僅憑我一個人,縱然一身是鐵,也打不了幾個釘。”走上新的崗位,許寶平信心更足。對自己包保的16個機班、32名機車乘務員,如何更快更準地提升整體業務技能和保安全能力,是他思考最多的一個問題。
  不是在添乘的車上,就是在添乘的路上。許寶平從實操入手,專挑復雜路段、復雜天氣,親自操縱示范,手把手給司機傳授自己這些年積累下來的經驗。一有時間,他就組織大家進行業務學習、模擬操作,開展應急演練、崗位練兵、技術攻關。他的手機24小時開機,車間乘務員都知道他的手機號碼,當機車運行狀態出現問題處置不了時,第一時間給他打電話,許寶平都能夠協助他們及時排除故障。
  他把機車全面檢查程序動作要領編成簡潔明晰的手冊,在運用車間普及推廣,還總結出了“三勤”(勤敲、勤問、勤檢查)、“三細”(細想、細看、細研究)、“四個一”(多走一步、多看一眼、多問一句、多想一招)的作業標準,牽頭編寫了《格拉段旅客列車平穩操縱五色圖》《格拉段旅客列車操縱示意圖》等業務指導書籍。
  “控速”一直是復雜多變氣候和線路條件下的難題,快一點有可能超速,慢一點又可能會晚點。尤其是客運列車,既要準確把握運行速度和時間,又要防止列車沖動、確保停車位置精準。許寶平帶領大家反復實操練習,重點攻關,努力提高平穩操縱水平。
  那曲站是格拉段的關鍵站,又是營業站,上行進站是長大上坡道,下行進站是長大下坡道,進站停車過程中控速很難掌握,對平穩操縱要求很高。許寶平在添乘時逐個進行業務指導,多少公里開始調速、什么距離開始提回手柄,都要精確到米,還針對不同的天氣制定不同操縱方法,最終完美地攻克了這個難關。
  “今年是青藏鐵路全線通車運營15周年,機車型號從東風4型、NJ2型,到現在的和諧N3型,可以說是見證了青藏鐵路的發展歷程。今年川藏鐵路拉林段也開通了,復興號高原內電雙源動力集中型動車組開進西藏、開到拉薩。作為一名天路火車司機,能在職業生涯中見證這樣歷史性的一刻,我真是非常激動。”許寶平說,他現在最大的心愿是能讓妻子和女兒坐著自己值乘的動車組去一趟林芝,看看那里的美景。
  許寶平
  中共黨員,青藏集團公司格爾木機務段運用車間指導司機,曾獲全國技術能手、全路技術能手、全路優秀共產黨員、2017年度鐵路工匠、全路首席技師等榮譽,2021年5月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采訪手記: 因為熱愛 所以無悔
  “既然選擇了這行,咱就得好好干,‘勇創一流’不能只掛在嘴邊,必須要實打實地干出來。”采訪中,許寶平的一席話讓人印象深刻。
  手握閘把20年,從風華正茂到兩鬢微霜,許寶平以勤奮、嚴謹的作風,駕馭著鐵龍飛馳在高寒缺氧的世界屋脊。安全駕駛機車行駛75萬公里,支撐他的是“閘把雖小,責任重千斤”的職業理念。20年如一日的堅持,映射出他退伍不褪色的軍人本色和一個共產黨員堅若磐石的不變初心。
  海拔高標準更高,風雪強責任心更強。行走高原的20年中,許寶平從一名退伍軍人,成長為技術過硬、作風過硬、意志過硬的機車乘務員。他以過人的堅持和不懈的努力,生動詮釋了“挑戰極限、勇創一流”的青藏鐵路精神。
附件:
回(hui)到頂部
欧宝体育